葫芦HU_LU

微博:葫芦HU_LU

《嘉成》

 嘉成

此梗源于MK《星空下神话》,基本全改,后半部分相似。因为超喜欢这个梗(*゜ー゜*)

cp仅+x

     旧日的阳光诙谐而又洒脱,眼角的泪,亮晶晶的,一如所有的爱恋,顷刻的幻灭。

     “我只希望他一直笑下去。”

     多留几天美好的回忆吧。

     谢谢。

# 1 #

     2月6日,是属于他们的荣光。

     彩带翻飞,聚光灯闪耀,这似乎又是个全新的开始。

     北京的一隅,是他们放假后一起工作一起生活的地方。伍嘉成笑吟吟的坐在电视机前,回看了燃烧吧少年最后一期。那一日的光过于耀眼,以至于他有些睁不开眼,眼前的一切,仿佛是易碎的泡沫,担心一不小心就会被戳破。有人在他身后,轻轻地按压他的肩膀,不重也不轻,力道刚刚好。脸上的笑意更浓。

     “看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比出道更大的收获,是有了永恒的爱。

     “出道那天我哭得好丑啊,老谷你怎么就这么淡定呢?”仰头,是那张熟悉的面瘫脸。不同的是,面瘫的眼神,比以前柔软太多。谷嘉诚捧住他的脸,低头轻蹭,双唇轻触,软软的。他们的爱不会热情如火,只望一直相守便好。

     “我去,你们虐狗又虐出新高度了。还虐出新姿势了。”出来拿小蛋糕的凡凡一脸被闪瞎了的表情。刚迈出房门的一只脚又被老父亲的眼神吓退了回去,“你俩继续,继续......”回卧室拿尖叫鸡去找磊磊诉苦。

     伍嘉成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耳朵。谷嘉诚只觉得这“儿子”太不争气,每次都在不恰当的时机出现,正考虑要不要收回他的“最佳爱子奖”。

# 2 #

     他们告白,在大伯请他们吃火锅那天......

     不知是谁提出玩真心话大冒险,在三小只的怂恿下,他们六个:焉栩嘉,赵磊,郭子凡,韩沐伯,谷嘉诚和伍嘉成,在火锅店的包间,就那样玩了起来。

     玩的...惨绝人寰...自相残杀...乐此不疲......

     如若放到网上,迷妹们都会被炸上天的。什么沐王凡妃现场来一段,什么磊嘉生死相拥......就连那个迷之自信的谷嘉诚,也被“摧残”了几次。伍嘉成幸运至极,一直都没抽中他。玩最后一局,他看见签上的“中”时,还小小的愣了一下。凡凡他们一齐起哄,揶揄他和老谷亲一个。伍嘉成还是幸运的,每个人都有两次真心话的机会,他一次都没用呢。

     不是大冒险,还是很可惜的。一直以来默默助攻的他们,以为可以凭借今天,让这对虐狗夫夫永结连理。老谷那家伙,心对着伍嘉成就全是软的。指不定能问个“你为什么爱吃火龙果。”这样无聊至极的话来。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把发问权给了老谷。他们可是佳偶天成。

     而那个一直把伍嘉成宠的无法无天的谷嘉诚却丢下了今晚最大的一个炸弹:

     “你爱谷嘉诚么?”

     不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回答只有有或没有。不问你喜欢的人是谁,害羞的伍嘉成会逃避说不告诉你。只问,“你爱么?你爱谷嘉诚么?”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只求你的一个字,我便心安。

     大伯带着三小只适时的出去,留给这一对一小片天地——躲在门口听墙脚。伍嘉成和谷嘉诚,这次不成,谁成?

     “你这人还有脸么你?”伍嘉成几乎是一瞬间就羞红了脸,不知是否是酒精的作用,他眼中的谷嘉诚,今晚格外的帅气。“我知道你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应该很遵守游戏规则。”他狡黠一笑,他的这只小猫,早跳进了他挖的坑。

     “嗯。”小小声,像蚊子哼。

     “什么?我听不见。”想小小的调戏一下。

     “对你爱~爱~爱~不完~”

     “......”他没想到伍嘉成还有这一出...

     “满意了不?”

     “好好好,嘉成,我们回去慢慢说。”

     曾经的我躲在人群中妄图获取热闹繁华,却不知喧嚣过后,是更深的寂寞。如今,你答的再小声,再怎样风过无痕,我都能听得到啊,嘉成,再一说一遍吧,当做最后的礼物。

# 3 #

     谷嘉诚问过伍嘉成四次同一个问题:“如果我不在这世上了,会怎样?”

     两人组合时,因为彼此刚认识,伍嘉成给了他一个极为官方的回答,“地球不会停止转动,约摸就你身边的人,为你多淌几次眼泪。”

     三人组合时,彼此已经熟悉,伍嘉成回答他说,“作为你的朋友,我会很伤心的,你人这么好。”莫名被发了一张好人卡。

     五人成军时,他们早已暗生情愫,伍嘉成给了他一个“爱的拍打”,“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他无奈的笑笑,摸摸鼻子,只好宠溺的看着他。

     四人组合出道时,谷嘉诚问伍嘉成,“如果我不在这世上了,会怎样?”收到了一个意外的反应,他泪盈于睫,声音哽咽,“老谷,你是不是问过我三次这个问题?”

     很可笑。

     谷嘉诚知道,他不该对任何人产生感情,也不能让别人在自己身上耗费感情,这会对彼此造成巨大的伤害,所以他在遇到伍嘉成之前一直都冷冰冰。谷嘉诚这个人,本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这个世界上。上帝却可怜他,打算等到他24岁的时候再抹掉他,不留一丝云烟。不该存在的人却出现,会使时间絮乱,会使世界轨迹偏离。谷嘉诚的存在,惩罚了自己,也惩罚了伍嘉成。他也不想啊,可伍嘉成就是那么的有魔力,会不断吸引你的目光,他开始在意起他的小可爱和帅气的地方。当谷嘉诚惊觉不应该如此接近时,为时已晚,他早已对伍嘉成这种毒上了瘾,无法抽身。相对的,伍嘉成也依恋上了谷嘉诚式的温柔,他爱上谷嘉诚,也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谷嘉诚爱伍嘉成,因为爱,因为太爱,他不想伤他伤的那么深。在他们还没确定关系前,有那么一段时间,谷嘉诚开始刻意的疏远伍嘉成。他尽量避开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有时候对伍嘉成的话也是爱理不理。而伍嘉成却天真的活着,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一样。他在乞求,乞求最后的一点机会,最后的一点温柔。

     一次,伍嘉成刚从商场回来便兴冲冲的冲到房间里头,“老谷~老谷~我给你买了件衣服,你试穿一下!”他赶忙找借口,“我去趟厕所,等会儿吧。”淡淡的,没有一点儿起伏。因为当时只有他们两个人。总感觉,现在的他们陌生的就像刚见面的时候。

     他没有真正的去厕所,而是躲到墙后。还是放不下他啊...

     “是厌倦了吧......”卧室里的伍嘉成笑着哭,抽噎声一下又一下,打在谷嘉诚的心上。他又有多想冲进去抱抱他,对他说,“嘉成,我只是开个玩笑。”他们还是原来的佳偶天成。可惜,他不能。就此一了百了吧,对于他,对于伍嘉成来说,才是最佳的选择。最疼痛的一个谎言。

     伍嘉成熬不过没有谷嘉诚的日子,谷嘉诚戒不掉伍嘉成的毒。

     饭桌上,几个星期的委屈,终于决堤。“我从来...从来都得不到老谷的反馈...”他不顾形象的哭,只为博回他对他往日的温柔。“老谷他就是这样的人,怎么给你反馈?”韩沐伯尴尬的夹在中间,和稀泥一样。最后,还是谷嘉诚先妥协了。他说,“嘉成,对不起。”比起伤害他,他还是放不下现在的他。谷嘉诚,你好自私啊,你凭什么夺走伍嘉成的全部呢?

     他们进入了热恋期,旁人都很默契,给他们的,只有深深的祝福。

     磊磊说:“你们要幸福啊。”

     嘉嘉说:“老父亲别忘了儿子们就行~”

     沐沐说:“天天就看你们虐狗了,单身狗怎么活哟!”

     只有凡凡说:“谷嘉诚,你是个自私鬼。”

     原来郭子凡什么都知道,他知道谷嘉诚的所有事情。他的出现,是为了在谷嘉诚消失后,清除所有人对谷嘉诚的记忆。

     谷嘉诚捏捏他的肩,“我放不下他。”

     “我知道。”

     “到时候麻烦你了。”

     “这是我的任务。”

# 4 #

     郭子凡的身世也是个谜。他了解谷嘉诚的所有事情,他的任务,只是在谷嘉诚消失后,消除所有人对谷嘉诚这个人的记忆。

     他看起来似乎不近人情。

     不,这是对至爱谷嘉诚的人来说,最好的一个结局。

     他曾经做过,因为他的惋惜和悲伤,因为他充满人情,一个女孩儿消失了他没有消除女孩儿男朋友对她的记忆。女孩儿是笑着离开的,而男孩儿却因为女孩儿的消失而悲痛欲绝,没过几天便自尽了。因为他郭子凡的一点人情,他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

     更何况,他爱上了春春伊嘉凡沐磊?

     他在这里,感受到了家,感受到了温暖,就连得到一个愤怒的斥责,他都是开心的。他不希望任何一个人离开。上帝啊,也在惩罚他。当所有人都没了对谷嘉诚的记忆时,只有他还记得。

     谷嘉诚消失的那一天,静悄悄的,安逸的晚上。

     郭子凡抱着不明所以的伍嘉成,哭了一个晚上。

     他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伍嘉成很奇怪的拍着郭子凡的背,“怎么啦,反凡?又做了一个奇葩的噩梦啦?”

     这似乎,比噩梦要痛苦几千倍,几万倍。街道旁的霓虹灯浮光掠影,城市的纸醉金迷麻醉了心灵,或许再久一点,谁也不会记得昨夜的白月光,今日的悲伤。

# 4 #

     磊磊淡定的走出房门倒水,彻底无视拿着尖叫鸡对他诉苦的凡凡,很直接的屏蔽掉了刚刚秀恩爱被凡凡看到而不好意思的佳偶天成。

     “嘉成儿,该做蛋糕啦。”

     “是哦,蛋糕还没做呢。”

     今天是6月19日,谷嘉诚的24岁生日。

     “老谷,要好好期待哦,这次的生日宴可是小伍一手包办的哦!”伍嘉成开心的撸起袖子往厨房走,准备大显身手。谷嘉诚一个冲动紧紧拽住他,“别...”“怎么啦?”“没什么,多放些火龙果吧?”他提了提唇角。“好滴哦~”

     对哦,今天是6月19日呢......

     谷嘉诚靠在厨房的墙壁上,紧紧地盯着伍嘉成忙碌的身影,仿佛要把他烙印心里。一旁打下手的磊磊直打寒战,老谷这是要把嘉成儿盯出个洞啊。“出去嘛,老谷。还是要留点儿悬念啊。”伍嘉成还是把谷嘉诚赶了出去,那来自身后炙热的视线,莫名的让他感到有些悲伤。看着关上的厨房门,谷嘉诚闭上了眼睛。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描摹,伍嘉成的眼睛,伍嘉成的鼻子,伍嘉成的嘴唇......伍嘉成的一切,他的全部,全是无法割舍的爱恋。

     今天的他多想,就那样一直看着伍嘉成,直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那个面瘫哭了,静悄悄的。手搭在门把上,感受着门内伍嘉成的一切。嘉成,我的嘉成...

     郭子凡,那个两米八盐神,在房间里蹲着。将头埋在臂弯间,一遍遍的去擦眼中的泪。他不能让别人瞧出一点端倪,出现错误会连带身边人一起遭殃。

     时间,一分一秒的串联。屋内黑暗一片,唯有饭桌上的蛋糕上的蜡烛闪耀的刺眼。

     濒临十二点,伍嘉成说:“老谷,在吹蜡烛前,说些什么吧。”似乎是想听到,永恒的誓言。

     他越过烛光,看着伍嘉成眼中的自己,最灿烂的笑,就像是放下了一切。他问,“嘉成,还记得我们曾经的一切么?”

     “当然记得。”

     首先,最重要的是2月6日,谷嘉诚,伍嘉成,郭子凡,赵磊一起出道!

     我们第一次见,感慨名字的奇缘。第一次的节目,伍嘉成是《头发乱了》,谷嘉诚是《拒绝再玩》。第二期的《对你爱不完》,我们一起跳探戈,当时伍嘉成好尴尬的呢。从那时起,谷嘉诚的语言仿佛只剩下“好好好”“要要要”。第三期,我们的《爱什么稀罕》谷嘉诚却老破音,还立了个迷之自信的flag。第四期,沐沐加入,伍嘉成和他有了冲突,当时的谷嘉诚被粉丝戏称是小考拉,三人组合,我们“笑忘‘输’”。第五期,伍嘉成“好想大声说爱”谷嘉诚,那一天,我们表白在夜空下。第六期,我和你最初的矛盾,伍嘉成让谷嘉诚许诺《stand by me》。很可惜,那一期节目淘汰了嘉嘉。第七期,五人成军,我们向着阳光“野蛮生长”,磊磊的《岁月轻狂》,《我们的故事》不能忘。第八期,谷嘉诚不是十七岁的女生,却是很漂亮的男生。第九期,我们的《倔强》,美丽的《叶子》和谷嘉诚《who i am》的加冕为王。第十期,来自心底的《咆哮》,《你是我的Superman》,感慨岁月...《we are young》,沐沐的离开,没有一个人想看到。第十一期,我们《暴走》在《十字街头》,一起给予父母爱的《一封家书》。

     “最后,还得再提一遍!第十二期,是2月6日......”

     零点的钟声敲响,敲碎了谁静谧的梦?

     “第十二期,2月6日,发生了什么?...”郭子凡捂住了自己的眼眶。

     “第十二期,2月6日,伍嘉成,郭子凡,赵磊一起出道!”他依旧笑得灿烂。

     没有生日蛋糕,没有24岁的生日,没有亘古不变的誓言,没有十指相扣的依恋。

     没有——

     没有谷嘉诚。

# 3 #

     记忆————消除完毕。

     翌日,赵磊顶着浮肿的双眼起床,昨晚郭子凡不知怎么了,哭了一个晚上,害的伍嘉成和他只好安慰凡凡一晚上,问原因还又不说。

     他揉着惺忪的眼来到饭桌前,

     “嘉成儿,怎么多了一份早餐?”这里只有赵磊,郭子凡和伍嘉成啊。

     “怎么会多了一份呢?不就和平常一样嘛?”伍嘉成从厨房探出了脑袋,桌上明明白白放了四杯咖啡和四人份的面包。他似乎,还没忘记那个感觉。“你好好看看,还没睡醒呢吧,你做了四份啊。”磊磊还证明似的举起了那个多出来的一杯咖啡。伍嘉成皱了皱眉,“大概真的是睡觉睡糊涂了吧?磊磊啊,你去叫反凡和...快去叫反凡起床吧!”“嗯。”

     卧室里的郭子凡抱着枕头光着脚站在地上,彻骨的冰凉,“小伍...还没忘记有老谷在的那种感觉...”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伍嘉成细数了自己走到今天的每一步。细碎的点滴。

     圣诞节那天的少频,和战战一起削苹果,苹果皮断了,要吃完那个苹果。

     战战说:“你让......哎呀,你让你儿子帮你吃啊。”

    “我没有那个权利啊。”

     总感觉,那里很奇怪......

     印象中,有众人起哄的一个小片段,

     他们说“凡凡模仿的真像!太像了!”像?像谁啊?

     总感觉,有什么地方,出现了错误......

     vcr里,伍嘉成说:“我感觉,我就是个,爱唠叨的妈妈的形象吧。”

     我的老父亲。我最亲爱的人...是谁...?

     ————总感觉,少了点儿什么。

# 2 #

     “凡凡,你有没有总感觉少了点儿什么啊?”伍嘉成蔫蔫的趴在桌上无所事事。

     “你想多了吧。你不是要跑步减肥么?过个年你脸就变圆啦。”

     “对哦,减肥去啦!”

     郭子凡望着伍嘉成的背影陷入了沉思。这都过去好几个月了,可伍嘉成每天早上依旧会做四人份的早餐,坐在曾经谷嘉诚的床上发呆似乎变成了他一天全部的内容。

     正常人,像磊磊。平常他下午都会和谷嘉诚一起玩会儿游戏看会儿书讨论讨论人生。现在为了填补谷嘉诚这个缺口,他改成每天下午和郭子凡谈人生谈理想。正常人,都会去找别的东西去填补这个空洞。而伍嘉成不是。几个月下来,曾经每天为谷嘉诚做的,和谷嘉诚一起做的事,他还在做,那种熟悉的感觉让郭子凡都感到可怕。可为什么呢?为什么伍嘉成会忘不了那种感觉?唇尖,有了咸涩的味道。

     那感觉会熟悉到深入骨髓,化灰化烟亦难泯灭。任岁月怎么样磨砺,他的肌肤,他的血液也永远不会忘记那种感觉。

     是因为,

     谷嘉诚,就是他曾经的全部啊。

# 1 #

     像是为了减肥的样子。跑步跑到口腔有了血腥味,跑到腿部肌肉抽搐。总感觉,少了点儿什么...到底...到底是什么呢?少了什么呢?到底少了什么呢?

     一次演唱会结束,伍嘉成先下了台阶。等到郭子凡最后下来时,发现伍嘉成还在等。他问,“嘉成,我都下来了,你等谁呢?”“我啊,我在等人呢。”郭子凡记得,以前谷嘉诚,永远都是走在最后的那个。伍嘉成,你真的好傻,你都不知道你在等谁啊......

     求你了,嘉成,忘记他吧...

     “后面没人了,磊磊在你前面走的。快点回去吧,你还要跑步减肥呢。”

     “嗯...不能再让脸圆下去了。减肥减肥!”

     郭子凡松了一口气,刚准备向前走,就被伍嘉成拽住了,“可是啊,凡凡。我好像...我好像忘了一件比命还重要的事...死也想不起来,好难受啊...”黑暗中,他闭上了双眼,几乎要把嘴唇咬破,“好好好,我们回去慢慢说。”

     “好好好,嘉成,我们回去慢慢说。”

     嘉成

     嘉成

     嘉成

     我的嘉成

     “走吧,后面没人让你等了,我们走吧。”郭子凡释然一笑。伍嘉成重又拽住了他,“我...我...”有什么能够超越生死呢?




     “我...我在等老谷啊......”

#lo主有话说#

     今天lo主究竟被月考伤的有多深,看完了你就清楚了~(๑•́ ₃ •̀๑)
第一次发发现把日期打错,真想抽自己(>_<)

别跑,我的橙子

 别跑,我的橙子

正文《皮埃斯》的粤澍番外。主线粤澍,因lo主的一点点私心,里面会有+x的各种串场(ㆀ˘・з・˘)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内有私设,黑道ABO设定。粤粤A树苗苗O

这里葫芦,你们也可以叫我葫芦娃<( ̄ˇ ̄)/

投票结果:

①粤澍《别跑,我的橙子》12票

②嘉诚兄弟《抹茶味的甘醇》8票

③磊独《夜来香》2票

④伍独《沉香》1票

尊重你们的选择。本来想周日发的番外但写好了就决定还是今天发吧┑( ̄Д  ̄)┍以下


#1#  第一次见面

     

     彭楚粤和白澍的第一次见面绝对算不上美好,我看不惯你,你看不惯我,站在一起推推挤挤。什么白公子,就是在装模作样!什么贵公子,就是个没脑子!总之,对对方的第一印象都挺糟糕。


     然而就是这样的两个人,他们被分到了一个班,还做了同桌。


     当时社会盛行黑道。黑道,神秘而又酷炫霸气拽。那时候,黑道几乎成为了一些Alpha青年的梦想。,但毕竟不是社会主流,那些黑道后辈指不定还不乐意做黑道太子呢。


     那年彭楚粤作为Red组织的下一代Boss,理所当然的上了黑道学校。而白澍,就是那种有理想有能力,志向是当上黑道老大的青年。损友谷嘉诚经常嘲笑他体虚,还是继续去演他的话剧吧。白澍说:“口胡!演话剧是为了训练一种表演能力,那种见机行事的机敏,这才好蹚黑道这种浑水。谁像你,还有那个什么彭楚粤,天生的表里不一!”谷嘉诚:“......”粤粤莫名躺枪。


#2#  第一次说话


     两个人各看各不顺眼,却又在一个班,还又是同桌,天天都能打照面。白澍发现彭楚粤天天往楼下低一年级的班级跑,每天课余时间基本上都用来往楼下跑了。通过同学们的聊天他才知道,彭楚粤老往楼下跑,是去照顾他的小师弟,再添一句修饰词,是去照顾他含辛茹苦养大的小师弟,当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后来他知道了彭楚粤师弟的名字——伍嘉成。伍嘉成...谷嘉诚...哟,缘分这种东西还真是奇妙,不意外的,白澍把伍嘉成的事儿全数倾倒给了老谷,潜移默化间,把彭楚粤的小白菜就这么卖了出去。多年后的白澍回忆起来,只觉得当年自己做的媒婆还挺不错的。


     那天彭楚粤又往楼下跑,白澍正巧捧了一堆书向楼上走,狗血的剧情,狗血的地点,彭楚粤撞倒了白澍,书撒了一地。白澍满脸怨念的看向彭楚粤,小粤撒被他这种眼神看的莫名心疼起来,“不好意思,我没看到你。”赤裸裸的鄙视了白澍的身高,还不自觉。白澍拿起刚刚捡起的几本书砸向彭楚粤。


     “不好意思,我没看到你。”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


     第二天校园新闻报道,两名学生因纠纷在楼道口打了起来,导致两败俱伤。


#3#  第一次阻挠


     那天之后他们基本上是见面就掐架,都没什么好脸色。每次彭楚粤往楼下跑,白澍也跟着他一起跑过去。一回去二回熟,白澍也认识了伍嘉成。


     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看起来就软软的样子,让人不自觉的去宠他。白澍问彭楚粤:“怎么你养出的师弟水灵灵的(就皮肤黑了点儿)招人疼,你怎么就这么欠呢?”于是———他们又打了起来。


     就算和伍嘉成熟了他也不会像彭楚粤一样天天往楼下跑,但他天天带着谷嘉诚往楼下跑。


     就有那么一天,白澍在楼道口拦住了往下冲的彭楚粤,“今天你不能去!”


     “有鬼!你心里绝对有鬼!”于是他们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那一天,嘉成兄弟完成了第一次亲吻。


     那一天,白澍和彭楚粤在楼道打的撕心裂肺。


     不经意间,白澍他自己,创造了两份姻缘。


#4#  第一次有共同的秘密


     近来,彭楚粤发现自己的小师弟不黏自己了,转而天天和那个谷嘉诚腻在一起。彭楚粤很自然的把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全都算在了白澍头上。


     他开始找白澍打算声讨他,他这么辛苦养大的小白菜怎能让一头猪给拱了?


     后来他找到了白澍。在一个紧锁的卫生间里,散发出来的,是死死压抑却抑制不住絮乱的,专属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是有些清香的水果味,比平常白澍身上的气味还要浓几倍的味道。


     黑道是不允许收任何Omega的,所以他千辛万苦的保护着自己的Omega小师弟,帮他完成梦想。这会儿,彭楚粤觉得自己多了一个要保护的人。本来彭楚粤以为,白澍只是个普通的Beta,所以平常气味不明显。作为Omega却还要隐身于一群Alpha当中着实辛苦,看来平时抑制剂也吃了不少。今天,大概是他的发情期。


     他轻轻地敲了敲门,门内的喘息声骤然停止,“是谁?”“彭楚粤。”


     里面传来了衣服拖在地上的声音,令彭楚粤没想到的是,门开了。扑鼻而来的Omega信息素刺激着他的神经。白澍看起来比平常更脆弱了,软软的摊在卫生间冰凉的地板上,“你是Omega?”“你才知道?”诡异的沉寂。“抑制剂在哪儿?”你能说他彭楚粤没有动心么,他已经蠢蠢欲动了。Alpha占有Omega的本能,更何况是一个一直和自己对着干的Omega。


     但彭楚粤不想伤害白澍,尽管他们关系一直不大好。


     “就在我枕头底下,今天忘记随身带在身边了。”看着彭楚粤离开的背影,白澍闭上了眼睛。现在彭楚粤是他唯一的希望,但这种希望又很渺茫,毕竟他们是死对头。


     “喂,快吃下去吧。”彭楚粤回来了,带了抑制剂还顺便带了一瓶水。那一刻,白澍觉得彭楚粤从来没这么帅过。


     吃完了抑制剂的白澍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彭楚粤静静的看着他。软软的头发因为汗而很服帖的粘在他的额头上,平日里的白色衬衣因为大量的汗而变得近乎透明。夕阳的阳光似金屑洒在他身上,是一种病弱的美。只是......趴在马桶盖上怎么看怎么毁风景。


     “你应该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趴着,那样会好看些。”


     “神经病。”


#5#  第一次彻悟


     彭楚粤特别喜欢吃橙子。伍嘉成经常吐槽他,“小粤的生命就离不开橙子。”


     但并不是每个季节都会有橙子的。有几个月,彭楚粤橙子摄取量严重不足,用伍嘉成的话来形容是“小粤已经癫狂了。”


     这几天伍嘉成有求于彭楚粤,但每次都被拒之门外。原因很简单,彭楚粤说:“不带橙子来别来见我。”伍嘉成在门口几近哭的“肝肠寸断”:“这就是师兄弟的感情啊!一个橙子都不如!”于是小伍找老谷来帮他,老谷踹彭楚粤的门,第二天彭楚粤就把门换成了铁门。伍嘉成窝在老谷的怀里抽噎,谷嘉诚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小粤撒不过是一时被橙子妖精迷了心智而已。”


     伍嘉成是真的有事相求,不见到小粤誓不罢休。“小粤,我给你带橙子来了!”没有骗人,彭楚粤在宿舍里轻嗅,确实有橙子的清香。


     彭楚粤欣喜若狂的去开门,看见伍嘉成和带来的“橙子”之后,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伍嘉成带来的不是橙子,而是白澍。


     此刻的彭楚粤突然忆起,白澍发情的那一天,所抑制的信息素的味道是水果的清香,怪不得如此熟悉——橙子的香味。


#6#  第一次嫉妒&第一次不经意的告白


     彭楚粤发现谷嘉诚和白澍的关系很好,于是彭楚粤嫉妒了,他可以分享一切,除了那个特殊的“橙子”。他找来谷嘉诚。


     “离白澍远点儿。”


     “yo man,什么时候对老白那么上心了。”谷嘉诚觉得有些好笑,拍了拍彭楚粤的肩,“可以是可以,不过得有条件啊。我要从你那儿拿走属于我的东西。”


     彭楚粤看了他一眼,仔细思考了起来,谷嘉诚有什么东西留他那儿他还没还给他啊。“说吧,再说了,你有什么东西落在我这儿了啊。只要你能离白澍远点儿,什么都能给你。”


     谷嘉诚给了彭楚粤一个赞许的目光,“我的伍嘉成。”


     开口就要了个大的,害的彭楚粤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刚想发作,却突然想起了自己小师弟看向老谷的眼神,深吸了一口气,他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卤蛋的抚养权,就交给你了。”

     “老白的幸福,全在你手上了。”


     握爪,他们原来是盟友。


     一边是躲在墙角偷听的伍嘉成和白澍。


     “我的身份,多卑微!就这样被卖了!”


     “老谷那个臭不要脸的,能不能好好说话啊。”


#7#  后来


     夏之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性别还没分裂出来,但很明显会是个优秀的Alpha,加入Red组织前,夏之光问白澍,“听说boss是个很有个性的人?”白澍摇了摇头,“怎么会呢?我是很信任彭彭的。他平常开会可能会显得他很有个性,但其实他是个很随和的人。”


     “你看起来好像很了解boss的样子啊。”


     白澍轻笑了一声,“我可是陪他一路打过来的人,没有之一。”


#8#  现在


     议会中,白澍因为蝙蝠组boss侮辱了Omega的人格而咒骂他们的boss福斯特。福斯特恼羞成怒,把他的错算在了整个Red组织上,或者说彭楚粤的头上。他有些着急了,开始责备自己的疏忽。彭楚粤在暗中捏了捏他的手,


     放心,有我在。


     如果我们不相遇,未来无法去猜忌;

     如果我们不相识,不会成就今天的我和你;

     如果我们不相知,爱情该怎样更替?

     如果我们不相爱,我不会与你比翼。

     又怎会和你相知相惜?


     地球再转几圈,我从这头走向那头的你,相遇后,你是否还会笑着说:“别跑,我的橙子。”


#lo主有话说#

作为补偿的《皮埃斯》番外《别跑,我的橙子》各位看官感觉如何?

lo主写的都快要爆肝了(猝)

#8#这里接上了正文《皮埃斯》第八章的粤澍小动作,效果不错(⊙v⊙)

也请各位小可爱多多支持lo主的正文《皮埃斯》

也希望大家可以不吝啬的给lo主一些评论(⊙ω⊙)

最后,爱你们,比心<( ̄ˇ ̄)/